中美俄大三角:离间中俄是美的策略追求

今日军事
评论

随着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与俄驻美大使的“电话门”而辞职,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“改善关系”的走向也陡然发生“急转弯”。

为了抵消“心腹通俄”的负面效应,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称,特朗普总统要求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归还给乌克兰,并减少与乌克兰冲突。而且,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态度是“难以置信的强硬”。从更深层次看,这为外界进一步分析中美俄“战略大三角”关系又带来新的变量。

特朗普心腹通俄

离间中俄关系是华盛顿的策略追求

在特朗普上台前后,由于他及他背后的政策团队与俄罗斯的一系列超出以往的互动,使得不少中外学者对中国在“战略大三角”中的地位及利益产生悲观看法,认为美俄走近,最大的失意者是中国。笔者一直不赞同这种看法。

笔者始终认为,美俄关系的改善将是很有限度的。做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:其一,美俄矛盾是结构性矛盾,关系到各自的根本理念、根本利益,妥协余地非常有限;其二,俄美战略利益的碰撞点甚多,双方都难以从既有立场上大幅退让;其三,特朗普对俄政策受到国内国外多方面的牵制,运作空间非常有限。其四,普京及其团队对于美国的霸权本性有着深刻的认识,对两国关系的改善并未抱持太大的期望。

特朗普想方设法离间中俄

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”,美俄关系从破冰到融冰,绝非一日之功。

而从中美俄大三角来看,中俄、中美、俄美关系依然具有相互牵动能力。美国对外战略的调整,不可能不引起中俄美之间的大国互动。中俄联手应对美国的霸权围堵及其所主导的霸权秩序,无疑是对美国全球霸权的挑战。

相关推荐
精彩图片
大家正在看